嬴异人

我看着他的眼睛。
他眼睫垂下来,深蓝眸子中散落的白色光点像是陨落的星星。他缓缓地启唇,这简单的动作似乎也令他疲惫不堪。
他说:“我累了。”
他眼中没有我。

【埋风】审核

他像是一阵无形无色的风,脚步匆匆,翻山越岭,穿过一座又一座城镇和国度。最后他来到我身边,我注视着他。我看到被渴望的目光和星光所照亮的渴望之夜。他在我身边躺下。我听到他的低语:“我好累,我想永远地躺下。” 而我在他身边坐下,拔出长剑,用指尖捻起泥土来撒在他胸膛上,我对他说:“闭上你的眼睛安心睡吧,我来为你放哨,仅此一夜。”

入审核群填几个问题就好。

1.blc兄弟组男皮披好
2.禁娘白苏,禁黄豆颜表
3.自选排名先来后到
4.反骨卧底别来谢谢
5.三挂一不定期查,如不挂提醒一次无二次
6.任何形式发布广告无提醒直接飞
7.请假挂好不定时清死尸

欢迎加入【埋风】审核
812614416

他小小的手放在她肩膀的皮毛上,虽然她现在浑身是土,他还是很高兴地把脸颊抵在她身上,来来回回地摩擦。她忠诚,勇敢,美丽,她有足够的力量凌驾高山,却偏偏选择屈尊卧在这狭隘的山间。他小声念着她的名字,斯芬达克斯,问她,什么东西早上四条腿,中午两条腿,晚上三条腿?她眨眨湛蓝色的眼睛,没有回答。

少年转过身来,他看到男人还在熟睡。天还没亮,而那块玲珑剔透的猫眼石安静地卧在他赤裸的胸膛上,仿佛黑暗的大海上的浮标。少年犹豫良久,他咬紧了嘴唇,他想起男人松松垮垮地系着领带,叼着烟冲他微笑时眯起的眼睛,想起沿着男人后背的弧度下滑的水珠,想起那个风雨之夜,男人拥抱着他,那个血腥味的吻。他突然有点想哭,因为他发现自己实在已经喜欢上了男人,而他习惯了漂泊的心又无法让他安稳地歇在男人怀里。
他还是决定了,他来到男人床边,偷走了猫眼石。他庄重地把猫眼石给自己戴上。他幻想他和男人共度的时间都被封存在猫眼石里,带着一点永恒的意味。少年轻轻关上了门,再也没有回头。所以他不知道男人早就醒了,不知道他听到了门锁咔哒的响声后呜呜地哭了,他早就知道少年看上了那块猫眼石,但他不敢把它送给他。现在这一天来了,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,少年带着猫眼石永远地离开了他。

无尽之尽

chapter5

现在我在写的这部小说,没有任何主体情节却已经写了快一万字了,这让我很苦恼,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我干出来的事。但这本来就不是一部有趣的小说,应该说这是一个过早失去了青春的人在哀悼他的青春,或者一个失明已久的人手舞足蹈地描述自己最爱的风景。我和小林的故事本来就很平淡,没有什么波澜,我也不希望有什么波澜。没有误会,没有出轨,至少是我觉得没有。
有一天早上我给小林打电话,用特别忧虑的语气说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,小林说他当时差点就信了,然后又听我说了一句“帮我捎两个包子”。他就知道肯定是我懒得自己去买吃的。他到我家的时候差点把包子摔我脸上,看我一脸辛酸的才忍住了。狗子,记住本大爷的恩德,给我好好吃。他这样说着,就准备走了。我说我感动死啦,从背后搂住他的腰,脸埋在他肩膀上。小林说他当时特别感动,因为我很少主动抱他,他就耐心地等着我抱够了松开,结果等了很久也没松开,扭头一看我已经睡着了。其实那天晚上我熬夜赶稿,凌晨三点才睡,早上八点又饿醒了才给他打电话的。
我和小林在一起基本都是他照顾我,他说这充分暴露了我智障儿童的本质。一个人过的时候我就很随意,饿了扛着,病了喝水,要不然就是睡一整天。所以小林真的超级有爱心,照顾我比照顾仓鼠难多了。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特别想连打五行“妈的小林真的超可爱 他超可爱 超体贴 我超喜欢他”,但这是不行的,读者可能会给我寄刀片。
小林是美院的学生,毕业了但一直待在学校,他说美院比较适合画画。但他也很喜欢唱歌,有时候会背着吉他去酒吧卖唱。我问他你到底是想当画家还是想当歌手,他说喜欢画画,但画画成了唯一的出路就难受了。这其实没关系,有所追求的人生总是好的,何况艺术从来就不是下苦功就能成功的领域。
和小林交往满一年的时候,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跑到美院门口等他。美院门口人来人往,我戴了个帽子靠墙站着,我想这样小林肯定是认不出来我,我还可以趁机跟踪一下他。结果我还没瞅见小林,小林先发现我了,背着画夹丁铃咣当地就跑过来了。当时我几乎流下热泪,我看到他的头发像鸟的翅膀一样飞扬,他就像是带着整个春天像我跑来。然后就问我,老林,你怎么来啦?特别自然地拉住我的手。当时把我感动坏了,我觉得在公共场合,尤其是同学面前和一个男人牵手肯定是需要勇气的。我无所谓,反正我也没什么像样的社会关系,但小林就不一样,长的好看,又正是自尊心强的年纪。
小林说我其实特别缺乏安全感,又爱逞强,所以要经常用这种方式鼓励我,给我安全感。可能我们都是很孤独的人,所以看到对方就像看到了自己,我们都希望在自己脆弱无助的时候有谁向我们伸出援手。所以小林向我伸出手。
有一次做了噩梦,梦见爆发了瘟疫,所有人都死了,只剩我一个在死尸堆里跋涉,吓醒了,小林问我咋了,我还说没事没事。他说能没事吗,你头上都是汗。然后他抱住我,揉我的头发,说别担心别担心。那时候觉得认识小林真是太值了。
我笔下的主人公总是拥有强大的意志,旺盛的斗志外化为闪耀的眼睛。他往往孤身与世界为敌,只需要一匹马,一把长剑。他要战斗到最后一刻,最后一滴血液流进土地。他深谙孤独的痛苦,他努力与性格的弱点抗争。这种种都证明我内心的浪漫并未死去,我始终保有期待,我看到夜幕缓缓降临大地,宁静在天边波动。
我没能做到的,就希望我塑造的人物做到。但这个愿望也常常落空,有人读了我的小说评论说,说我太理想化,这样的人哪会有呢。当时真的挺难过,原来梦呓也是需要练习的。
写到这里,我要再一次重申,我仅仅记叙,我所写的每一件事都是真实。

无尽之尽

chapter ?
明知道与主题没什么关联还是想写下来,献给我的老师。

我们高中的物理老师姓李,那时候四十多岁,离了婚。同学私下都叫他老李。老李和我关系特别好,不客气地说他把我当儿子一样,但我从来不把他当爸爸。
我物理学得好,上课基本不听。主要是嫌他上课废话太多,他讲课的时候我就自己看课本,看不进去书的时候就看天看云看树看鸟就是不看黑板。本来我和老李是没什么交集的,他看我成绩不错也就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有次我上课睡觉睡的太张扬,同桌捅了我几次我都没知觉,睁眼的时候老李已经离我不到半米了。然后老李非常严肃地看着我叫我上黑板去讲一道题。我一看这题我做过,信心百倍地就上去了。什么来拒去留增反减同我讲的声情并茂,一道电学中档题我都快讲成琼瑶剧了。好在我思路清晰,顺利解出了题,同学们被故事所感动,掌声如潮。
老李有点尴尬,我在台上看他的表情成不屑成了惊奇然后是颇有深意的微笑,看的我脊背发凉。你这小子有点意思,放学来我办公室一趟。他说。
放学我夹了本课本就去了。我们从天文地理聊到物种起源,从宇宙射线聊到指数爆炸,最后聊到感情经历,均感相见恨晚。
老师,想不到您和我一样是个假正经呀。我说。
他说,臭小子,别拿我和你比。
就这样我和老李的革命友谊轰轰烈烈地开始了。
我俩一块儿出来吃饭。碰到有人给他打招呼说,老李,这小伙谁呀?他就说,我儿子,怎么样,帅吧? 我当时想,老家伙,你当我爸爸经过我允许了吗?没想到我想着想着就说出来了,他就不轻不重地拍我一下,说臭小子。
他沉浸于内心的风景,忘记了四季的变化。观棋烂柯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学术是纯粹的,简单的,而人生是繁复的。走过了无数个岔道,在风声飒飒的树林里忘了归路,等到醒过神来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。他有时候也感慨,说寂寞呀,寂寞呀,在沙漠里一样的寂寞呀。我说老李,老婆没了不还有兄弟嘛。这时候他就笑笑,不说话。
现在想想,我身上还有老李的影子。他抽烟的姿势,他熬夜喝啤酒的习惯,甚至胃病,我真快成他儿子了。我想再过十几年,我到了四十几的年纪,我还是比不上老李。老李的帅气不在脸上,我空有其表。
他说琼瑶剧剧情离奇,那是因为大家都喜欢跌宕起伏的爱情,而事实上不是这样,事实上爱情是非常细腻非常脆弱的东西。但是你不能这样写,不能说今天我和他吵架了,明天她塞给我一张小纸条,这样就没意思了。
高考前他一有时间就提溜我复习,因为他非说我是金子,金子就要发光。后来我烦了,就问他,老李,为啥金子一定要发光?安安生生在地里待着不也挺好,还有各种小动物,各种矿物给它作伴,被挖出来以后就被大卸八块,颠沛流离,多惨呀。他愣了一下,说,你满脑子歪理,我说不过你。我觉得委屈,他说不过我,就说我歪理。
高考完的那天晚上他开车带我兜风,深蓝的夜空下黑色的树影刷刷地往后退去,两旁金色的反光条仿佛要延伸到无尽的远方。他说小林你看,这金色的路就是你光明的未来,我是深蓝的夜色。我说再别了吧,你咋不说我是树,直冲云霄呢。
现在有时候我挺恨他,我觉得我高中早早就应该辍学追求梦想,要么学画画,要么写小说。都怪碰上老李,害我年华蹉跎。其实这话是开玩笑的,我对自己的人生根本不感兴趣,或者早就丧失了兴趣,老李以为逼着我考出好成绩,我就能收获人如玉和黄金屋,就能找到人生方向,但实际不是这样,也许我曾经有过梦想,但是它被我弄丢了,再也没找回来过。我在人生洪流中总是被命运推着走,它说往东我就往东,它要往西我就往西,兴致全无地反抗几下,就继续被它推着走。我一点儿也不后悔认识老李。
我离开家去上大学的时候老李来送我,显得很忧伤。最后他抱了我一下,差点亲了我一口。当时把我吓着了,使劲把他推开,我说,老李,你真把我当儿子啦? 然后他低下头,我惊讶地发现他哭了,他用被烟熏黄的手指擦眼泪。他说,这下他连兄弟都没有了。
老李再婚的时候也叫了我,我说干嘛呀老李,一把年纪了还娶媳妇儿呀。我是开玩笑的,也知道他不会生气。他瞪着眼睛对我说,我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不来我肯定收拾你。他的婚礼我当然去了,那时候他已经脊背微驼,两鬓寒霜,但还是很帅,微笑着牵着新娘的手。不知道我怎么想的,主持人致辞完毕,大家纷纷举起酒杯,我霍的站起来喊了一声“师娘!”当时老李特别惊讶,又像是想笑的样子抹一下眼角,说臭小子。
写到这里我有点意犹未尽,想用寥寥几笔讲完几年还是太狂妄了。